Go back
20 Mar 2012

Barents

埋头扫灰。

生活平平淡淡,自己一直在试着找寻些新的乐趣,也不算新吧,很多是一直想做但是一直懒于动手或者畏惧动手的东西。终于开始重新学习css,看书,看别人的代码,然后自己写一点,一点点在github上码自己的blog版式,第一版不好看,就先不拎出来遛了。写写发现coding让自己平静,然后再做死丢丢的东西会心平气和很多,也许真的像是D所说的,某个领域作为业余爱好的时候,永远是最好的。

上上周去了Kirkenes,北极圈内,挪威的边境城市,和俄罗斯接壤。终于有一次是自己被人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了。这是个由铁矿工业发展起来的小镇,对它的印象全建立在lectures和矿区还有每天2分钟穿越的白雪覆盖的镇中心。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镇,每年会举办Barents Festival,在寒冷的冬季吸引成千上万的人来到这里,包括挪威女王。很多人觉得这是挪威最有吸引力的节日之一,来自Barents 地区国家的歌手,艺术家,政治家,媒体都会集中到这里。活动种类当然也多样,而且每年都有新意和变化,比如今年就有阿里郎的表演,只是不象朝鲜,这里他们只凑到了60个人表演阿里郎,虽然我看起来有点滑稽,不过真的很感动。节日准备中有个小插曲,节日举办方,也就是挪威这边的组织,想要用两国的边境标杆,给艺术家在城市中做装置艺术。挪威政府这边说,hmmmm,考虑一下,然后答应了。俄罗斯人听到后则很生气地拒绝了。于是举办方定做了两倍的挪威边境标杆,然后把一半漆成了俄罗斯标杆的样子。另外,这个节日中有个很好玩的活动,叫Border-crossing Exercise,在挪俄边境靠近边境线的地方以挪俄边防站为背景,造了一条“伪边境”,邀请两国的演员在“边境”两边表演冰上芭蕾,在-23度的夜晚,超过1500人观看和参加了这个活动。1500人对于中国大概什么都不是,但对于挪威,还是北部挪威的寒冬,这已经是壮举了。对于Barents地区,还有很多其他方面的了解,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总之,就是一个神奇和极具吸引力的地方。确实,对我来说很神奇,在这里待的几天,我见到了两次北极光。希望有机会能参加一次Barents Festival。

这几周的作业有些无聊。上sns的时间就相对多了很多,不过无非也就是看看。看着大家好像都生活得很开心。看到的大部分都是在留学的同学们上传照片,现在正好是春假刚结束,很多在美国的同学们都在上传假期的美好生活。每次看到很多上传的照片都象是在电视剧里的一样,美好奢华的各种,我也就傻傻地把这些当作电视剧来看了。安静下来的时候,我会问自己追求什么样的生活,答案依旧是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还是那样,我还是过着筛选的生活。相信这是大多数人的状态,也是很多有足够勇气抛却不喜欢却畏惧离开的生活的人获得解放和成功的方式。当有人说坚持到底,对我来说,我想应该是坚持一种状态,寻找的状态。有很多冒险,有很多东西需要衡量和权重,但是,轻重自知。

复活节准备出去玩,复活节后约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挪威人和他妻子在奥斯陆见面。现在就是熬完这个死丢丢Y_Y。虽然对有些东西不喜欢,但是总能把自己喜欢的某些塞进去加到一起,还能从中间学习不少,这也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