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back
13 Aug 2011

First week in Oslo

我确实很久没更新了,自罚到墙角画圈圈。

到Oslo超过一周了,这个unit的另外6个人,我自己也数不上来见过几个,因为有的就是一声“hello”然后在我做饭的时候一闪而过。我的宿舍,大概把我积累的人品用光了,反正来我这里参观的同学都很羡慕,特别是厨房和大阳台,还有便利的位置。计划上是提前一周到达,然后可以慢慢腾腾打理,结果因为江同学的存在,我没怎么想事情,就在周日大关门之前把必需品都买好了。也因为我没有银行帐户,大多数时候都他刷卡付款,所以江同学现在是我的大债主>.<,江债主。

上周日,正式开始独自的生活,债主去Berlin出差了。我就在半放空的状态下,开始被动地整理思绪,一切都惶惶忽忽。回想一下,从云南到西藏再到青海,回长沙,一周陪着爸妈,见了同学,最后两天疯狂打包。让我惊讶的是,我的两个箱子都没超重,到现在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缺少的,就是要去买礼服,在国内没怎么找,正式的party应该都在圣诞附近,所以不着急。就害怕,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发现各种缺少>.<;。这周开始阿吼(AHO读作“阿吼”)的中国同学们都陆续到了,于是开始各种做饭,聚会,烧烤,虽然最后也没记住几个名字,但基本混个脸熟了。周五阿吼开了个introduction ceremony,这下终于好好看了这个塞在一个小建筑里的学校,居然五脏六腑俱全,而且在里面感觉还挺亲切的。workshop真的不错,比起在国内,我已经觉得非常幸福了,唯一的不足是我们还要自己cover材料费。开完会的下午就收到邮件,喝酒邀请,今天也有,uio的party。周五,也就是昨天,债主回来了,出个差,从包里抽出一把菜刀(=_=,个人认为,连水果都懒得削的人,完全没有必要再新买菜刀),还有巧克力(是啊,很漂亮也好吃,但是这么胖人的东西。。。>_<!!),另外还给我带了他之前用的定焦头,1.8,35mm g~(不知道是光圈太大还是什么,手动对焦我老是会对不准)。然后今天一早,债主到Paris度加长版周末去了。

Oslo的生活,除了贵,暂时还没发现其他让人崩溃的地方。对我来说,最贵的算是电话费吧,其中的曲折和我的各种壮举,我已经没有力气去回忆和再讲述了。就是最好学学挪威语,然后不要随便拿手机往国内打很长的电话。

在Oslo一切都还挺好,有人见我上网就问现在安全么,一个星期的生活,在我看来这里很安全,人也很平和,还非常热心。今天的手机问题,就是一家修手机的店里,三个人轮流处理,花了好长时间帮我弄好的,把我给感动的!下周,确切一点就是明天就开学了,还真没有反应过来。Whatever, good lu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