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back
06 Apr 2015

I Work

我为什么会来更新blog?其实我也不知道来更新什么……常年不靠谱,自己都觉得这个blog是不是已经关门大吉了。

每次过一段时间来回头看,总觉得之前的生活都没什么,过眼云烟。但细想,身在其中的时候,焦虑、开怀、愁苦、欢笑是那么真实。人果然是一种健忘的动物,事情过去之后就轻描淡写,自然而然地去忽略曾经刺痛自己的经历,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机制。毕业的时候找不到工作,焦虑又无所谓一样地晃荡了好长时间。被默拒得都成了习惯,偶尔看到拒信居然都能开心地一笑。回想那段时间,好像也想不起什么特别的,没有格外的痛苦,毕竟有家里和BF的支持,除了自己,没人再给我额外的压力。长了满脸的痘痘,从来不消停,貌似积累了人品,用在了一次偶然的遇见上。然后我狗屎运地被推荐去了一个本地的公司实习,于是有了我现在每天通勤的生活。对于第一次工作的人来说,不论工作多无聊,都充满了新鲜感,加上深知无业状态并不适合自己,于是乎,一直勤勤恳恳地上班工作。仔细想想每天做的事情确实超级无聊,但工作从来不会占用到休息时间,下班之后的时间全都是自己的。相比起国内的同学和朋友,我的工作是相当轻松的。

作为一个实习生,上班两个月后请了两周多的假回国了,老板有点点意外,但二话不说准假了,然后我感觉马年人品花光了。接下来痘痘继续长着,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回国两周去了北京、上海、湖南、江西。见了好多大学同学,被大家的热情感动之余,也被国内的各种方便吸引着。吃完饭根本轮不到我拿钱包,大家拿出手机点一点,就团好券,转好钱,AA完账单了。“当时我就惊呆了”完全可以形容那时我的状态。这样的方式也太方便了。在卢湾区的小酒吧见到了DD,大美女还是没有变,还是大美女。从机械转到景观,现在又开始做金融,在什么行业都能从容应对,真是佩服她。虽然从纽约回到上海,但总感觉她还是要会要回纽约的。DD的生活很自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她。

工作中除了老板有时候对我的语言很绝望之外,其余都还算好。去年给老板写邮件请假的时候,两行话,N个错误。老板只好从自己的小隔间走出来帮我改正。虽然奇囧无比,但心里还是非常感谢的。大家在公司都和我说挪威语,听不懂的时候,他们会说慢些,还是不懂,呵呵,就算了,不是工作上的事情,就呵呵啦。现在我的语言处在一个很艰难的阶段,英语也说不好,还略带挪威口音,挪威语也进步不快,真是难堪。语言是一门需要消耗时间学习的工具,好像没什么捷径。每次看着家喵都暗自叹气,它在这里出生呀,如果它会说话,我一定进步快很多。

复活节过完了。去了一趟Crete,和去年去Lofoten的时候一样,当地人说,“今年的天气很奇怪,今年特别冷,以前都不是这样的”。虽然这么说,但也不是太差,一周里还是有不少好天气。只是晚上,两个人都是吃完饭就缩在被子里……晚上真冷。假期结束了,期待下一个。在Crete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