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back
13 Oct 2012

Stockholm小窜

我在Stockholm的日子过得算是惬意吧,至少到现在为止是的。我的Blog搬家搬得貌似时间过长了一些,而且这也给慵懒的我又多了一个不写日志的借口。借口就是借口,用markdown格式,写篇日志还是相当方便的,只是不能发布而已,最终还是只能说明自己懒,还有什么呢。

选择的交换到KTH,想想毕竟是个综合性大学,可以认识认识其他专业的人,聊聊天什么的。可是到了这里一看,哪里么,虽然建筑学院说是在main campus,结果是main campus的一个角落,和群众还保持距离,隔了一个街口。于是乎还是一样,只能看到建筑系的学生,只能听到关于建筑的讨论,只能看着黑白灰和卡其色的着装,只能守着暴露结构的室内装修,一开始可以说好不郁闷。既来之则安之,能有什么办法,好好享受吧。好歹Stockholm比Oslo便宜,虽然从其他各个地方来的人都说,“阿,这里好贵!”,我只能是默不作声,暗想“其实这里很便宜啦~”,从Oslo来的人,已经对价格麻痹了。还好死丢丢不是很糟糕,至少老师人很好,带着大家去了爱沙尼亚。我的爱沙尼亚之旅可以说前后充满了问题,之间都还好。去之前是担心签证,从递签到现在2个月了,我还没被叫去拍照。去爱沙尼亚之前,买的船票,就一直在心理祈祷,不要检查签证。结果上船的时候,啥都没看,还有瑞典同学回另一个城市的家里拿护照,有人因为护照过期,花2000+SEK办了个临时的等等,大家都很郁闷。拿着票过了各种关口,没有一个人上来检查点什么,只能摊手~。回来之后的事情就不说了,太惭愧。

我到现在还是黑户一个,干等着UDI叫我回去拍照按手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等到,感觉遥遥无期。据说7月底递签的同学现在还没被叫到,只能说UDI毫无办事效率。挪威的这些政府机构都很叫人头疼,许多政策都让人(至少是让我)无法理解,另外警察毫无用处⋯⋯。没有什么地方十全十美,但是也希望挪威政府能做点什么,改变下现状,因为现状下很多事情都在往不好的方向速度发展!

在欧洲读书,可以说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可以做吧,也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只是国人的思想,思维和生活方式都与欧洲人有很大的差异,所以比起时不时能出去吃饭的日子,在这里确实会有诸多的不习惯。我本身就是个比较闷骚的人,可以说一个人的时候相当闷的。到了Stockholm之后,物价相对便宜,就开始买画材和重新开始学习画画了。去柏林的时候也买了一点,现在想想,当时应该以批发的态度去买的啊,比Stockholm又便宜了不少呢!能够开始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感觉心静了不少,和大环境有关的吧,人没有在国内的时候那么浮躁了。不止我是这样吧,在和DT聊天的时候,她对我的评价很高,直接把新时代女性的几句话套在我身上了:“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写得了代码,查得出异常”,我当这是恭维吧,不能算达标,后面还有一部分,“开得起好车,买得起新房,斗得过二奶,打得过流氓”(我记得她貌似修改/添加过?记不起来了)就完全搭不上了,也不想搭上,特别是“斗得过二奶,打得过流氓”,我只希望不要遇到这两种人才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是我以前不怎么高兴听到的,高中的时候认识Merry,当时聊天,她说她在学做饭,努力做“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女子,我那时觉得上得了厅堂就够了,进厨房干嘛,白领才不进厨房。后来发现,厨房还真是好玩,高中毕业之后就开始下厨房,而且乐此不疲。到Oslo,馋嘴的本质逼得我下厨房,依旧乐在其中。看来并不是自己所不屑的事物就一定是自己不会去涉及乃至热爱的,每次想起Merry都是很好的回忆啊,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我心目中优秀优雅的女子。“写得了代码,查得出异常”,写代码是从大学就开始涉及的,觉得css很好,但是遇到一点困难就会停下很久,钻研精神严重不够,现在是在某人的帮助下,慢慢学习和消化才觉得好一点。现在的生活就是学写css,画画和上学。有时候倒是觉得在“学习”之外的时间比“学习”更多,有时候觉得不安,但细想,不趁现在,更待何时呢,只是要更加有效地利用时间才是。也不止是我像这样吧,在某些事物上又重新开始,DT说她又开始拉小提琴了,听了很是高兴。人不止是为工作而生活的,是为了生活而工作,而工作之外还有一大片世界。在国内的时候,知道这个道理,到了国外生活这样一段时间才体会和开始实践。能够以自己所爱的事情来养活自己,当然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如果除了工作之外,有时间来做自己喜爱的事情,也是快乐的。我在国内的时候,不幸浮躁地什么都没发展,只能在这里告诫后来人,不要想太多,克服一些困难,了解学习之外还有太多的事情,我所指的,不仅仅是恋爱。我是个容易受大环境影响的人,也有很多人不是,我身边有一些人在大学的时候一直坚持做自己喜欢的,”学习“之外的事情,我很羡慕。如果大家都能去做,去坚持,这个社会应该就不那么浮躁吧。

另外就是在外一年,我对自己曾经的所被培养出的意识形态觉得很耻辱。以前是看什么就相信什么,小时候我甚至笃信红领巾是血染的,在路边的小店看到有红领巾卖的时候,我非常震惊!我脑子里满脑都是,战争之后,打扫战场的一些人手持白布,去染红了做红领巾⋯⋯这种说法真的太血腥了,至少对我那时幼小的心灵冲击实在太大。后来读书,我还是对被告知的事情基本相信不疑。大学虽然知道一些什么,但都很模糊,费老师聊天的时候发现非常吃力。而当需要翻墙和翻墙越来越困难的时候,获取信息的途径更加少得可怜了。在gmail经常被挂掉的日子里,我还是坚持使用,这大概是我的底线吧,这也是我能够支持google的少有的方式之一(也是这个让我遇到了某人)。我是一个非常依赖互联网的人,在挪威的生活,让我感慨很深的就是互联网和信息。出国了,才有机会真正接触现代史,而接触了之后,挺难受的。而且读的第一本是《走出毛的阴影》,相当阴暗,于是激起了一股反社会的心理(建议大家先读些别的过渡一下,再读这个)。一开始就阴影了,当然容易片面,后来不断看各种书,比较之后,才慢慢改掉这种轻易就形成偏见的思维。现在看书之后的思考好很多了,学会了较为谨慎的思考和比较,也更加觉得以前像个白痴一样。我除了是一个依赖网络的人,也是一个非常渴望自由的人。当我站在这个GFW的外面看里面的世界的时候,我真的挺难受的。回国的时候,也要依赖vpn,否则也很不舒服。有人和我说,其实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真的是这样么?感觉对我来说,怕是比较难。一想到看到的那些现代史,我就很难相信为了隐瞒而建立起GFW的人能给予我怕是1/5我所想要的生活。从对很多的事情相信不疑,到后来的否定,再到重新认识和思考,说起来挺新鲜,其实还是多半痛苦的。我表达愤怒是因为,那样一片好山好水,现在本应该更加美好。另外,重新开始读历史,虽然我一向对历史无爱,但不妨碍我找一些简明易读的来稍微提升一下自己,这下对孔子又有了各种不同的看法,也是几经变化,神经几经扭转,暂不细说。

断断续续,好像自己确实不务正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