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back
08 Nov 2015

短暂

一篇几百字blog要写三天的人又出现了。时间过得好快,身在其中时不觉,回头看时方才发现。北国的秋总是让我意识到,很多美好就像这里唯美又多彩的秋天一样,稍纵即逝。

在写完上篇blog之后,我去了爱尔兰,又和当地人进行了这样的对话,“真不走运啊,天气不好,“今年的天气很奇怪,平时不是这样的”。于是我只能暗自安慰自己可能攒了点人品。在爱尔兰绕了小半圈之后,对这个国家满满的喜欢。不过感觉这里的公园、自然保护区有些过度建设,可能刚从山里出来,还不大习惯吧。想想也可能只是有点习惯了挪威式的欣赏自然的方式。

爸爸妈妈怕我太寂寞,8月过来陪我住了两个月。在我的请求下,处女座的妈妈把我的大柜子整理得有条不紊,所有的调料、各种吃的、存储盒现在都各就各位,一目了然,实在是太美。妈妈从来不对我的生活方式念叨什么,觉得不好的就提一下,不听就算了;也从来不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左右我,不会给我箱子里塞我没说要带的东西,也不会塞着我吃这个那个。她的处女座性格现在只是体现在一些让我哭笑不得的小事上:家里的Ikea茶几有个脚拼得不是很好,她一来就看到了,然后不断告诉老爸和我,让我们看,并且表示非常难受。过了几周我们去Ikea逛,她看到了同样的茶几马上指给我看,“你看,这个就拼得很好!”,当时我反应了好一会才明白她还是在惦记着家里那张拼得不完美的茶几,然后一顿猛笑,她也没生气。曾经我们母女也有诸多争吵和摩擦,但随着我的成长、对她的理解和她的包容,现在的我们相处愈发融洽。只是相隔太远,挂念太深,有时候只能想念。现在的我对他们很是思念,而他们对我的猫甚是挂念,说是这次来多带了一个牵挂回去。现在打视频电话,老爸看到我问声好就去做他自己的事情了,把镜头转向我家猫,他就又跑回来看好久……。家喵在爸妈的调教下,现在更加粘人了,可能这两个月过后非常不习惯没人陪着吧。有时候想,要不要把它带回国给爸妈带,但又担心国内的气候喵会不习惯。现在就劝爸妈去买只狗带着,每天有个小动物可以揉一揉玩一玩也是挺好的,另外遛狗也是一种锻炼。

说到锻炼,今年报名了半马没去跑,可能是我太紧张,姨妈正好就那天来了,之前都腰酸背痛的,现在想起来,当时的心态怎么就那么不好。休息了一阵,爸妈回国后我又开始跑步,并且买了冬天的跑鞋,准备今年冬天也去试试。十一月了还没有结冰下雪,也没有试试新鞋的机会。不下雪,太阴沉,下雪么,路不好走,我就是爱纠结这种自己完全不能掌控的事情。

下周会很忙吧,不知道谁把交图的时间订到了再之后的周一,勾起了我大学交图的狗血回忆。本期blog没有配图,附赠一些我不时逗比的老板的语录,每次和他说话我都能莫名地被堵得说不出话:

  1. 部门招了不少女性,一位叫英格的美女跑去和老板建议说,你看,做3D那个组都是女的,你也招点男生嘛,这样气氛也应该比较活跃。老板斜着眼睛说,“你不是有男朋友吗?”

  2. 我去和老板请假,说男朋友要去北京了,我要在家陪会。他说“好,”随后又问,“你要在家哭吗?”

  3. 每个部门的头每年都要和每个员工谈话。某天老板走到英格座位前说,“你有时间吗,有的话我们一会就来进行员工谈话吧。”英格愣了好一会说,我们上周不是谈过吗……

  4. 老板说他跑过马拉松,于是我好奇地问,你跑了多久?(叹气)“2小时47分。”

  5. 待续